北京富平家政服务中心的保姆小雷在照顾一名两岁幼儿时发生事故,孩子意外身亡。日前,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对这一人身损害案作出二审判决,由富平家政服务中心赔偿雇主损失47万元。判决发布后,北京市一些小的家政公司因为担忧发生类似事件而没有能力承受高额赔付金,纷纷宣布停业,这给北京市的家政业带来了影响,但另一方面,此案也给我国的家政企业敲起了响亮的警钟:必须采取措施来控制和防范家政业未来发展的风险,破解行业发展的瓶颈。

  目前,我国家政行业发展中存在哪些风险?风险存在的症结是什么?如何化解这些风险来规范家政业的健康发展?针对这些问题,笔者采访了家政公司和有关专家。

    规范行业服务市场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社会劳动分工的日趋专业化,我国家政行业得到了迅速发展,市场需求急速增长。目前,国内在册的家政公司达55万余家,行业从业人员约为1600万人。“但是,我国的家政服务业发展依然不规范,蕴含了很多风险,例如行业管理风险、企业经营风险、雇主消费风险和家政人员从业风险等。这些风险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家政行业的正常发展。”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副会长庞大春说。

  “我国家政行业不规范,表面体现是价格以及服务质量问题,深层次上则是风险因素在行业不平衡中造成的负面影响。”华夏中青家政连锁公司CEO朱雷说。

  据了解,传统的家政服务只是为家庭提供简单的服务,如保姆、钟点工等。随着居民对家政服务内容及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如今的家政服务已延伸到群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涉及20多个领域200多个服务项目。“不同层次服务的多元化、专业化,给家政服务业带来广阔的发展空间。然而目前家政行业还面临小、散、弱的局面,存在服务市场不够规范、培训工作不到位、规范监督机制缺失等问题,造成市场供需矛盾突出。居民找不到家政服务、不敢接受服务,而服务企业又不知道谁需要服务、需要什么服务等,严重影响了行业发展和居民服务需求的满足。”庞大春说。

  家政服务是低门槛行业,却正演变为高风险行业。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偶然性和不可预见性,一直以来,家政服务行业始终存在着保险投保率低、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等问题。

  据了解,北京家庭服务协会和一些保险公司在2004年针对保姆的意外伤害设立了险种,但几年来只有4万多人参与投保。

  目前,我国家政公司的注册资金只需3万元,进入门槛较低,因此家政公司遍地开花。但同时,国家未出台规范家政服务行业的配套法律法规,行业市场出现的许多问题还没有规矩可循,因此业内关于出台家政服务行业国家标准和法规的呼声越来越高。

    提升人员职业化水平

  “由于我国家政行业发展不规范,家政从业人员水平不高,雇主花足够多的钱却找不到满意的家政员,久而久之他们就不愿意出高价去购买低质的服务,家政公司因此也不愿意在员工的培训上进行高投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对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很不利。”朱雷说。

  “培训的不到位源于家政员的流动率过高。”朱雷分析:“尽管我国家政服务市场发展迅速,但家政服务员没有被列入目前国家的职业资格认证中,家政员中也只有高层建筑清洗、育婴师被要求持证上岗。家政员的主体是农村进城务工妇女,她们有的春节来,夏收走,有的工作一年或者更长时间,工作周期的不稳定导致企业与家政员的工作契约不稳定,考虑到成本因素,企业很难在培训上增加投入。”

  2006年3月,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联合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共同完成的《中国家政服务业法律问题研究》显示,超过一半的家政服务员只有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没有享受社会保险。家政服务员收入低,无法免费享受充分的职业培训是其主要原因。

  “在我国,家政人员依然属于非正规就业工种,没有被列入《劳动合同法》的规范范围。家政员不需要持证上岗,政府对于家政人员既没有行业准入标准,也没有劳动合同法的规范,在市场运行中仅仅依靠宪法、民法、经济合同法及其他有关政府规章来规范,因此一旦雇主和家政员出现纠纷,并没有行业法规可依。”庞大春说。“因此,作为职业化中很重要的一环,完善行业法规便成为未来发展的一个关键。”

  目前我国社会家政服务按内容可分为三个层次:一种是初级的“简单劳务型”服务,如煮饭、洗衣、维修、保洁、卫生等;第二种是中级的“知识技能型”服务,如护理、营养、育儿、家教等;第三种是高级的“专家管理型”服务,如高级管家的家务管理、社交娱乐的安排、家庭理财、家庭消费的优化咨询等。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家政服务员培训上,华夏中青家政公司推出了实操型家政员培训,并开设了职业素养课、家政技能培训课等内容。同时,针对家政市场分工细化,对家政服务员提供早期育婴教师培训,由育婴专家对大学生家政服务员进行专业培训,使他们熟练掌握婴幼儿教育的知识和技能,此外,华夏中青家政还提供老年人、病患者护理员的专业培训,在家政服务员的职业化和专业化上做出了积极的探索。

    建立风险外包体系

  在家政行业发展中,雇主消费风险、家政员从业风险、企业经营风险往往共同表现为:身份安全风险、身体健康风险、法律保障风险、纠纷赔偿风险等。“身份安全是至关重要的,由于不能对保姆和雇主身份认定造成的‘假保姆和假雇主’的案件时有发生,这也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之一;身体安全则体现在保姆的身体是否健康,是否有传染病,雇主家庭成员是否身体健康等;法律保障风险体现在,由于经济和社会各种原因,家政员还不能享受到一般城市居民所有的法律服务和保障;纠纷赔偿风险则体现在,一旦发生纠纷,高额赔偿金将给家政企业和家政员带来难以负担的打击。”朱雷说。

  目前,由于家政企业的规模和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真正能做到对家政服务员和客户都进行身份认证、家政服务员身体健康规范检查,并有保险做后盾的企业很少。没有经过认证和培训的家政服务员进入雇主家服务,一旦发生意外,对雇主、家政服务员和家政企业三方来说,都难以承受。

  在风险规避上,北京和上海等地的家政业界都曾进行过一定的探索。2004年,北京家庭服务协会曾经联合部分保险公司推出“家政险”,但是投保率并不高。日前,上海市一家家政网站首推家政托管业务,雇主每天付1元,1年付上365元,一般情况下家政员摔坏东西、意外伤残、意外烧烫伤等费用都由托管单位按规定支付。家政业专家认为,这种以第三方托管,为保姆请“保姆”的崭新家政服务业务可在很大程度上减轻雇主的经济负担,避免雇主与保姆之间产生矛盾。但这还不能完全防范和化解风险。

  “要想全面防范或降低行业风险,需要家政行业本身及上下游的相关产业链共同发挥作用,形成完整、立体化的家庭服务业保障体系,包括身份信息核查、法律保障、专业培训体系、医疗保障、风险赔偿等完整产业链,才能真正做到规避风险,使行业可持续发展。”庞大春说,“解决风险的当务之急就是建立完善的风险外包体系,以职业责任险和意外险作为突破口,在家政消费过程中的人身、财产伤害由保险公司赔付,从而解决家政公司和家政员的后顾之忧,才能使得拥有正规合同、身体健康、身份真实、具有前期培训的家政员安心投入工作中。”

  据庞大春介绍,目前华夏中青家政连锁公司正在探索与公安部身份认证中心合作,开展家政员身份认证工作。未来几年,从事家政服务业的近1600万名服务人员和数百万雇主之间,将在公安部身份证信息查询中心和国家信息中心等部门支持下,逐步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信用查询系统。同时,华夏中青家政和安诚保险公司联合推出了“家政服务职业责任保险”,为雇主解决了请家政服务员的双重担忧,对家政行业的职业责任险进行了首次积极的探索。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要加入讨论吗?
    请自由发表意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留言建议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