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二胎政策”以及老龄化,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选择聘请月嫂为新生儿和产妇提供月子期间的护理服务。家政成为朝阳产业,与此同时,相关纠纷也层出不穷。

高先生在妻子怀孕期间与家政公司签订了服务合同,约定:该公司选派高级月嫂方大姐为高先生的妻子和孩子提供产妇以及婴幼儿护理,服务期共计42天。合同签订后,高先生即支付了服务费1.8万元。孩子出生后,方大姐依约到高先生家中照顾产妇及孩子。不久,高先生的孩子因病被送至医院救治,并被确诊为肺炎,花费不菲。后高先生认为月嫂方大姐不具备母婴护理的专业知识以及资质,且存在护理期间患有感冒却不就医用药等重大过失,给自己一家人带来极大的身心伤害,已完全无法达到双方缔结服务合同的目的,故将这家家政服务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对方退还已付服务费1.8万元,并赔偿孩子的医疗费、护理费等实际损失5万元。

对此,被告家政服务公司答辩称,该公司已依据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所委派的月嫂具有相关从业资质,通过专业考试,且在服务期间,高先生也曾对月嫂的服务书面表示非常满意;月嫂只是服务人员,并非专业医护人员,高先生之子患病与月嫂服务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不同意上述诉讼请求。

诉讼中,法院查明方大姐作为月嫂,此前曾接受过正规培训,并通过考试,获得了培训合格证,还持有北京市公共卫生从业人员健康检查证明。同时,在护理过程中,方大姐每天都做了详细的护理记录。而根据这份护理记录上记载的信息,方大姐给高先生家宝宝喂奶粉的时间间隔、次数、食用量与所用品牌奶粉的建议喂哺表基本一致。

法院审理认为,高先生与被告家政服务公司所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均应依约履行各自义务。被告在工商部门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家庭服务,有条件为原告提供家政服务;原告主张被告应为其指派具有高级育婴师资格证书等资质的母婴护理师,但涉案合同对此并无约定,原告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法院对此不予采信。同时,根据高先生之子所用品牌奶粉提供的建议哺食表以及方大姐所作护理记录,其给孩子喂奶的次数及用量并未明显超出该建议哺食表,不能据此认定被告存在违约。原告提供的证据均不足以证明孩子患病与被告服务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驳回其请求。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要加入讨论吗?
    请自由发表意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留言建议 +

    发送